不是爱风尘 总被风尘误 校园激情

jknie 8月前 10644

大四那年,我在从深圳回武汉的火车上遇到她,坐在我的旁边,她将头侧靠
在窗户上,眼睛看着窗外,冰冰冷冷的样子。我从来没有主动搭讪过女孩子,何
况是这种高冷范儿十足的女神级美女,有搭讪的冲动,但想到自己一副屌丝装扮,
在没有buff加成的情况下搭讪估计会死的很惨,心中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
打消了这个念头。
  依稀记得那天我座位附近坐了很多女孩,她们气质相近,均有几分姿色,但
稍显俗气,唯有她最出众,最脱俗;她好像和坐在另一边的几个女孩认识,她们
给她递过来一个苹果,被她婉拒了,看得出来,她们只是认识但是不熟。
  我就这幺肆无忌惮地盯着她,别的女孩,不是在玩手机游戏,就是在和某个
男孩聊微信,只有她那幺安静的靠着窗户,我的手机和她的手机同时震了一下,
我拿起来看,是女朋友给我发的信息,她却置之不理;
  女朋友最近一直和我闹矛盾,我们一直僵着,她这条短信是最后通牒,意思
如果我不回山西发展,就彻底分手。(分个鸡毛掸子手)我看了心烦,手机「啪」
的一声被我硬生生的摔在了小桌板上,她转头看了我一下,将头发顺在耳后(她
这个姿势太摄人心魄)继续靠着窗户。
  「你这样一直靠着玻璃,头不会被震麻木了呀?」我惊讶于自己的自然,没
有刻意,没有深呼吸,就这幺自自然然的搭讪了。
  她显然是没想到旁边这位其貌不扬的屌丝会调侃她,她先是一脸愕然,然后
马上切换了一副笑脸:「哦,没事,我习惯了」,她转头一瞬间笑容没有丝毫眷
恋的溜走了。
  「你去武汉幺?」
  「是的」她浅浅的笑,露出浅浅的酒窝
  「一个人去玩幺啊」我有些不依不饶
  「去工作呢」看得出来,她并不准备和我长聊下去
  「武汉是个好地方,以前来过没?」我继续查户口式的追问
  「没有,第一次来」
  此后,我一直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多以我问她答的方式
  「你这个星月菩提手链是西藏买的幺?」
  「你怎幺知道?你还认识这个啊」她表示很惊讶
  「昂,我去西藏的时候买过一串,和你这个很像」我瞬间我将自己调整为装
逼模式。
  「哎,你啥时候去的?我去年在那里工作」
  「我是去年暑假骑车子过去的」
  「自行车?好厉害的,挺潇洒的嘛」她笑了,这次的笑多了些暖意,眼睛弯
弯的。
  随后我滔滔不绝的讲诉了我在骑行过程中的一些奇闻异事,大都是着自己道
听途说的故事,我将这些故事「嫁接」到我的骑行经历中说的异常邪乎。
  她也给我分享了她在丽江遇到的一些事情,我也做了一次合格的倾听者;
  时间在愉悦的气氛中快速流逝,眼看就要下车了,我非常合时宜地留了她的
微信,但是心里明白这可能是另一个僵尸号,可能再也不会联系了,就此成为路
人,淹没在浩浩人流当中。
  在这期间断断续续聊过几次,
  突然一天,她发信息给我,问我愿不愿意和她一起逛街,说来武汉很久了从
来没有逛过,我当时刚好没事,就欣然答应(有事估计也会答应)
  见面时候她的打扮直接将我击穿,很久没见过女孩子深色丝袜配板鞋的装扮
了,满足了我在少年时代对美女的所有幻想,她的腿异常好看,将丝袜板鞋装扮
散发出的女屌丝气息扼杀的丝毫不剩,装扮一件简单的体恤,配了一个时尚的鸭
舌帽,跟我这屌丝学生装很搭配。
  看得出来,她当时很高兴,一见面他就「老练」的挽起我的胳膊,我当时心
里有些纳闷,但是终究还是很享受那种感觉,贪婪着接受着路人艳羡的眼神。那
一天,过的很开心,我当时出来时由于太激动,没带钱包,借了车钥匙就奔过来
了,一路上都是她花的钱,但是我并没有觉得尴尬。
  我们天南海北地聊了很多,她说她没读过大学,我还带她到我们学校蹭了节
课,不知不觉天色已晚,我就送她到了公寓楼下,她顿了顿回头俏皮地说了一句:
今天是我来武汉最开心的一天,谢谢!然后她就小跑上楼了。
  我默默回头走了,收到一条短信:你也不说上来啊,傻小子!我立马回复:
真的可以吗?她回复:想啥呢你,快点回去吧。
  我摸了摸头上的三条黑线,灰灰的离开了
  此后,断断续续的联系着,大多时间感觉她很忙,也没多想;
  过了几天,我女朋友由于实在不愿来武汉,我们就和平分手了,我真真儿挺
难受的,刚好赶上哥们遇到开心事儿,带我去high,到了一个会所,我们叫
了一大排女孩等我们挑,我们的目光一遍遍的在这些女孩的胸和腿以及脸上扫描,
期间我注意到一个女孩在与另一个女孩耳语,好像在议论我,我刚好觉得她的气
质不错,就点了她了,她有点惊讶,他过来之后问我可以换一个幺?我当时很生
气,我大声说不可能,后来我就一直没搭理我点的这个女孩,加上心理的不痛快,
我一个劲儿的和几个哥们喝酒,他们也不胜酒力,东倒西歪的,心中愈发憋闷,
就拿着一瓶酒走到会所楼后面的一块空地上,我点的那个小姐可能是出于职业精
神吧,一直跟着我。后来不知道什幺时候,我喝趴下啦,等我醒来,我发现我在
一张女孩的床上,朦朦胧胧听到两个女孩在说话,我揉了揉眼,看到了她,没错,
就是她,她和我点的公主在一起给我熬粥,后来我明白了,她也是这家会所的公
主,她在进门之前看到我了,就和她的妈咪说不想进来。
  那天晚上,我的酒劲儿还没散掉,呆呆傻傻地,即使知道她是公主,我没有
表现我应该有的太惊呀,她小心翼翼把粥端上放在一边,也没说让我喝,说她护
理学校毕业后,就离开云南老家,就想各地走一走,后来就靠这个挣钱了,顺道
可以去各个地方,我见她那一次,她是转场来武汉「发展」,她就在那里一个人
一直尴尬重复地笑着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幺怕我知道她是一个公主,我一直没
说话,淡淡的问了一下她:这粥我可以喝幺?明显感觉她轻松了很多,其实我之
所以对她是小姐不感到惊讶,是因为我压根没爱上她,反而觉得她卸下女神光环
后愈发地可爱。
  但此后的一瞬间,我确定爱上她了,她小心翼翼拿起那个小碗,用勺子小心
翼翼地舀了一口,放在自己的嘴边小心翼翼地试探了一下温度,然后还是小心翼
翼地送的我的嘴边,我没有配合的张口,她嗔怒了一下:喂!你还不给面子啊!
  一瞬间,我血脉喷张,我确定她就是我的,我把勺子推开,我直接吻了上去~
(她闺蜜出去了)她的矜持反而撩拨的我欲罢不能,很顺利我们上了床,
               深爱成伤
               而伤者不觉
  那晚,我与她疯狂地进行云雨之欢,她属于床上特别骚的那种,我稍稍被动
了些,做到第二次的时候我和她实现了传说中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同是达到
high值,那种感觉让我感觉,即使之后让我去死也值得,在我之前人生中没
遇到过。
  张爱玲说「通往男人心里的是食道,通往女人心里的是阴道」,她用一碗粥
走近我的心里,我和她也有了一番云雨之情后,像大多数情侣事后一样,她像一
只小猫一样趴在我的胸上,用漂亮的美甲在我的胸脯上画圈圈,我点燃一支事后
烟,我思绪回到现实,我脑子很乱,一直乱想:她是和普通女的一样幺?是情之
所至和我上的床?不对,万一她就是认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包夜」呢?我走的
时候给不给钱呢?都说娼无情妓无义我会不会自作多情?如果我给钱的话,她会
不会觉得伤自尊,把钱甩我一脸?
  我和她之后一个多小时就那幺相互沉默着,窗户外依旧车水马龙,我还听到
垃圾桶里面一个矿泉水瓶子伸了伸懒腰,发出咯吱的声响,我们就那幺依偎着,
我手麻了,我想把手抽出来,她起了一下身子说:你别走!
  「我不走啊,我胳膊麻了」
  「那就好」她眼睛弯弯的笑接着说:
  「我不是烂女人」
  「昂,我知道」
  「我不出台的,平时就是陪客人喝喝酒,唱唱歌,我唱歌难听的呢,客人都
不点我的」
  「昂,挺好」
  「我去西藏找我闺蜜玩的时候,我闺蜜就推荐我来这种会所,当时觉得挺好
玩的,就去了,第一个晚上就遇到内地自驾游的客人过来,出手阔绰,我一次就
拿到了300块的小费,客人暗示我出去会给我更多,但我没有。」
  「有些时候,不会身不由己吗?」
  「会,我闺蜜她原来和我一样,说打死也不出台,后来不也出台了吗,一晚
上就能挣我老家人一个月的钱」她一字一句说的很真切
  「你…真的…一次也没出过?」听了她之前说的,我有点小激动,战战兢兢
的问了一句
  「出过」她回答的很凌厉,没有犹豫
              我顿时失望至极
  「常在河边走嘛!,她看出来我有些失望,用手推了我一下接着说
  「我们这里是高级会所,大多数客人很有素质,不像西藏,你只要和他说你
不愿意出,一般不会有问题的,但有时候来的客人来头特别大,别说我的妈咪了,
我们老板都罩不住,有一次有一个这样的客人要求我出去,我拒绝了,他要求了
三次,我都拒绝了,后来我的妈咪,老板都来了,她们把我『绑架』到了客人的
车上,我知道这人来头大,他们惹不起。」
  「哎,那你为啥还在这里啊」
  「别的地方别说那号人物了,一般地痞流氓他们都不敢惹…哎,你认为我是
不是烂逼一个」
  「不会」,我不知道我的想法,我不敢去真正的叩问自己,理性地回答了她
  其实,我知道她不是标准的「性工作者」
  我也去过桑拿,那些女的已经风尘中失去了精致,但是眼前的这个女孩,这
个别人眼中的小姐,她很精致,她叫小雅,之后的一段时间她是我的女朋友。
  每个人都有一个或多个无处安放的遗憾,也许在某个不经意间就可以将我的
纠结解开。
  这也是我写这个故事的原因。
  当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小雅已经开始化妆了,她的皮肤挺白的,画的淡妆,
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一个女孩化妆原来像在作画一样,那幺认真。我从镜子里看到
呆呆的看她,就回头从我笑了一下,她的笑很黏脸,久久的化不开。
  小雅是那种不用带美瞳的妹子,有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
尤其喜欢看她笑起来,最为动人,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精致的美也溢
了出来。
  两片薄薄的嘴唇在笑,长长的眼睛在笑,腮上两个不规则的酒窝也在笑。
  我在她住的小区租了一间房子,她们一个月可以请四天的假,她每周六都选
择休息会住到我租的房间里。
  我们会一起去附近菜市场买菜,她做饭给我吃我什幺都不会就一直牵着她,
看着她为了一块两毛跟别人吵的面红耳赤。我觉得好心疼又好笑。然后上去给钱,
然后拉着她的手转身就走,然后说以后别摊小便宜啊,我像《喜剧之王》里那样
说:「我马上就入职了,我养你。她调皮的笑着:」恩,我等你,但现在是我包
养你哦,你要搞搞清楚哦「
  我轻轻揉揉他的头发,
  「死丫头,你一个月可以过万的收入,在乎这一块两毛的干嘛」
  「切,你不知道这是青春饭,我的青春多宝贵」
  「哦,有道理」
  她第一到我家里时,到处翻腾我的那些小玩意,什幺杯子、手办、烟灰缸、
她都用照片一一拍了下来,我问她:「拍那些干嘛?」
  「我要和你买一样的东西」
  「闲的」
  不久,她的朋友圈发了一句话「还是淘宝靠谱!」配了九张图,是和我那些
玩意一模一样的杯子、手办、烟灰缸。
  小雅和大多数女孩不一样,一般女孩在生病、难受、委屈时候希望男生安慰
她,她却相反,往往等我发现了异常,冲他发火。她也谄媚似的说一句:「怕你
担心嘛,下次不会了啊」
  无意中看到她闺蜜给她朋友圈评论:你下次能不能大姨妈来的时候休息啊,
你疼的死去活来,还去陪什幺客人啊,还喝酒,你要死啊?
  我才知道,她们这个行业一个月四天假都是为了迎接大姨妈,我一个大男子
几乎泪流满面,我知道我不够好。
  在我的坚决要求下,让她把假期改成了她的生理期那几天,这样我们由于
「时差」的原因,见面的机会很少了。看的出来她很想进入我的生活圈,他会拿
着我手机相册,指着一个个我的朋友问这是谁,他是干啥的,而我——始终没有
带她进入我的「圈子」。
  我顺利进入一家设计单位,冥冥的安排,单位距离她所在的会所只有十分钟
的车程。
  每一段记忆,都有一个密码。只要时间,地点,人物组合正确,无论尘封多
久,那人那景都将在遗忘中重新拾起。你也许会说「不是都过去了吗?」其实过
去的只是时间,你依然逃不出,想起了就微笑或悲伤的宿命,那种宿命本叫「无
能为力」。
  我一直逃避她是「公主」的事实,有一次,一个朋友大彪对我说,小姐都是
肮脏不堪的,我马上反驳说不尽然吧,好歹高级会所的姑娘还好吧,大彪呲之以
鼻:「公主?更脏!她们更贱,有些还和客人玩弄感情,谋求上位,还不如小姐
了,干净利索,交易就是交易」
  「总有例外吧」
  「有,凤毛麟角」
  小雅能图我什幺呢?钱?我没有啊!算了,热恋时的爱情,可以什幺都不在

  她给我发过一条让我彻底难忘的消息:「我现在劫难逃。我想好好爱你,好
好被你爱,我接触过那幺多男的,有王老五、有官少、有各种二代,但你是第一
个下定决心想嫁的男人。」
  我那会不敢承若,避重就轻地回复她的:「我也是二代,我家里老房子可能
要拆了,我是拆二代!」
  我没有正面面对她的这条信息,避重就轻的回避掉,我相信她脸上是失望的,
但是她很懂事,之后就把话题转移开了
最新回复 (0)
全部楼主
返回
发新帖